教育点亮人生

2019-01-24 14:19:24 围观 : 146

  2018年仲夏的一天,我走进天坛东58号汇文中学周转校的办公室。站在窗前遥望天坛祈年殿,三重蓝色琉璃瓦及鎏金宝顶直指,仿佛倾诉着600年的沧桑。间我的思绪回到了1978年。40年,,岁月如歌。40年,往事如烟,灯光摇曳。

  2018年仲夏的一天,我走进天坛东58号汇文中学周转校的办公室。站在窗前遥望天坛祈年殿,三重蓝色琉璃瓦及鎏金宝顶直指,仿佛倾诉着600年的沧桑。间我的思绪回到了1978年。40年,,岁月如歌。40年,往事如烟,灯光摇曳。

  我的家乡在古北口外长城脚下,上个世纪70年代还没有通电,漫漫长夜将小山村包裹的严严实实。我家人口多,我和二姐到邻居呼大爷家去借宿,隆冬时节,大家摸黑围坐在火盆边聊天。要铺炕睡觉时,呼大爷便用铁制的火筷子夹起一块炭火,小心地靠近煤油灯的灯捻,然后鼓起腮帮子用力一吹,只听“噗哧”一声,煤油灯跳跃起欢快的火苗,整个小屋发出了暖暖的。

  1977年冬恢复高考招生,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拉开大幕。1978年8月14日,我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县城高中。

  读书求知点亮了我心中的。还记得排队购买《数理化自学丛书》的欣喜,还记得油印的《英语九百句》的快乐。1980年7月,我读完2年高中参加高考,考入民族师院化学系。

  青春总是美好的,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光令人回味无穷。那是一段如歌的岁月,“在希望的田野上”讲述“小城故事”,憧憬“年轻的朋友来相会”。

  1982年8月,我结束大学生活,成为一名光荣的化学教师。那一年,我十八岁,青葱岁月,绽放芳华。

  ,初为人师。面对求知若渴的眼神,我使尽浑身解数为孩子们授业解惑。作为化学老师,我愿意做一盏酒精灯。酒精灯的火光有亮度、有温度;酒精灯的火焰有层次,有色彩。

  我深知,酒精灯跳跃的火焰是酒精的燃烧,没有燃料的灯是无源之水。因为心中的梦想和对教育的情怀,我了继续学习深造的漫长旅程。

  自1984年8月起至2003年8月,我先后考取了师大生物系本科班、首都师大中文系本科班、首都师大化学系专升本科班,并获得3个不同的本科学历和学士学位。

  教师要担起克服人类的神圣。我深切地感受到知识的力量,我必须将自己的知识奉献给我的学生,用知识改变孩子的命运,用教育点亮人生!

  从十八岁,伴随着的春风,我工作单位几经变化,从的承德到密云再到汇文中学,但我始终不忘初心,坚守在教育教学第一线,教书当班主任。正如我于2001年7月在《班主任》发表的文章标题那样,“诲人不倦、求索不止”。

  进入新世纪,教育如同城的霓虹灯,流光溢彩、变幻莫测。我作为首都教育工作者,虽然不是手持红旗的弄潮儿,却也在的浪潮中搏击,感受了教育走进新时代的磅礴力量。

  作为化学教师,我了人教版的32K的绿皮书,甲种本、乙种本,新课程的16K大本高中化学1,2,3册。2003年后,在新课标的三维教学目标下,进入了模块教学阶段,高中化学必修2册,选修6册,选学了其中的选修1,4,5三本书。伴随着课标的修订,在核心素养教育引领下,2017年的新高一进入新课程、新高考,与之配套的材呼之欲出。

  我与时代同行,在创新中砥砺前行。1996年我在密云二中第一次接触486计算机,面对陌生冰冷的机器,我从键盘打字开始,学习盲打录入,学习Word、Excel等应用软件,直至能够熟练应用多进行化学教学。同时,在化学教学中我也不甘示弱,在教学中积累,在科研中提升。先后在《化学教育》、《化学教学》、《中学化学教学参考》等刊物发表文章百余篇。其中“浅谈课堂教学的疑问艺术”、“教给学生鲜活的动态知识”等文章被复印报刊资料全文转载。2005年、2016年两次承担市化学教学公开课,2016年受邀担任市高考化学试题评析工作。

  我当教师36年,从事班主任近30年,一直做学生成长道的陪伴者、引人,与学生共同成长是老师的幸福源泉。

  2008年我担任汇文中学首届青海黄南藏族自治州高中内地班的班主任,三年来带领孩子出早操、上晚课,节假日带学生参观游览,并带到家中吃饭玩耍,精心为每一个孩子准备生日礼物,陪伴他们健康成长。当孩子们齐声喊出“索爸爸,我们爱您,爱到骨子里”时,我泪流满面。

  2011年我荣获了市紫禁杯优秀班主任一等,2012年荣获东城区优秀员称号。2011年10月13日在新闻频道专题报道,“索金龙:为黄南学子亮起一盏温暖的灯”。

  是的,教育点亮人生!为孩子们亮起一盏温暖的灯,是我无尚的光荣和莫大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