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县:让大班额退出历史舞台

2019-01-24 13:56:23 围观 : 77

  衡阳县是一个农业大县,也是一个教育大县。该县辖26个乡镇(园区),现有义务教育阶段学校345所,其中初中73所,小学272所(含教学点79个);民办义务教育学校5所。现有义务教育阶段教师6482人,学生101834人,教学班级2687个。

  近年来,随着城镇化步伐的加快,进城务工和置业人员随迁子女大量进入县城学校及中心集镇学校就读,加之部分外出务工人员子女返乡就读,导致县域内部分学校教育资源相对短缺,形成一定数量的大班额和超大班额。截至2018年春季,衡阳县共有义务教育阶段大班额学校67所,大班额班级547个(占全县义务教育阶段班级总数的20.36%),大班额超额学生6783人。其中,超大班额251个(占全县义务教育阶段班级总数的9.3%),超大班额超额学生2463人。面对化解大班额的繁重任务和巨大压力,衡阳县秉承办人民满意教育的旨,主动作为,积极工作,全县实现了超大班额全部清零、大班额有效控制的目标。

  据衡阳县教育局党委、局长肖高登介绍,自2017年起,县委、县将化解大班额工作提上了重要议事日程。衡阳县委曾秀强调,要把化解大班额工作作为一项任务来抓,综合施策,全方位发力,确保顺利推进,取得实效。该县还成立了城区义务教育阶段招生工作领导小组。

  笔者从衡阳县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了解到,2017年8月,该县党政两办联合印发了《衡阳县2017年秋季城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招生实施办法》(蒸办发电〔2017〕47号),在城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实行划片招生、就近入学,明确城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招生范围和招生计划,严控小一和初一新生班额(小一班额为50人、初一班额为55人),严把非新生班级的转学关,这在衡阳县,可以说是史上第一个最牛的招生令。有效减少了大班额的增量,彻底杜绝无序招生和随意招生的工作乱象。

  2018年,衡阳县根据省市消除大班额的相关文件,结合2017年城区义务教育招生过程中发现的问题,印发了《衡阳县2018年秋季城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招生实施办法》。招生方案印发后,衡阳县委、县主要领导先后在县级领导和科级领导会议上解读了方案,并要求领导干部带头支持配合。衡阳县委副,人民县长孙鹏伟在领导小组协调会上强调,化解大班额既是贯彻上级文件的需要,更是为老百姓谋福祉的需要,更是确保适龄儿童少年公平享受优质教育的需要,牵涉千家万户,对此必须高看一等,把它当作民生实事抓细抓实。

  为了让人民群众知晓政策、理解政策、支持政策,衡阳县教育局牵头利用县、县党政门户网、县委宣传部号等县内主流和自广泛宣传城区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招生政策,并在学校醒目予以。此外,为了确保“2018年全面消除超大班额、2020年全面消除大班额”这一目标如期实现,该县制定了《衡阳县消除义务教育大班额专项行动实施方案》,明确了年度工作目标和主要工作措施。据了解,两年来,城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招生工作整体平稳,阳光招生政策已经深入。

  毋庸置疑,要在一定区域内化解大班额,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学位的增加。衡阳县采取“两条腿走”,促进城乡学校同步发展。

  一是着力办好老百姓“口”学校,避免“择校热”。笔者从衡阳县教育局学校基建管理站和计财股获悉,2014至2017年,该县投入资金18273.06万元,完成合格学校项目建设153个(其中合格幼儿园6所)。2018年,规划学校建设项目185个,规划投资2.19亿元,其中年度内投入1.05亿元。“建好农村学校,让老百姓口的学校漂亮起来,办学水平提升起来,其目的是吸引农村孩子返乡就读,让老百姓放心、满意地将孩子放在口读书,有效地解决返乡流问题。”肖高登如是说。

  二是积极缓解城区学位紧张问题,从源头分流大班额。据肖高登介绍,衡阳县委、县于2015年将县城闲置的原卫校整体移交教育部门改建成一所寄宿制初中学校——中学,该项目一期工程投入资金1700万元,于2015年8月底投入使用,首届招生500余人;二期工程作为2017年重点项目建设,于2017年10月建成,解决城区初中学位2000个,2018年第三期工程投入670万元建设教师周转房及配套相关设施。与此同时,衡阳县委、县近两年在经开区投入2.5亿元新建九年义务教育实验学校一所,截至今年秋季已经解决城区初中、小学学位5400个。在笔者眼中,衡阳县实验学校既是适应县城发展应运而生的实事项目,又是该县义务教育阶段现代化示范校,更是衡阳县化解县城区学校大班额的经典力作。肖高登介绍,与此同时,近年共投入4600万元,对县城杨柳小学、滨江学校、西渡镇中心小学、西渡中学、蒸阳中学、英陂中学等城镇学校进行全面改扩建,新增教室148间,净增学位4800个。

  众所周知,化解大班额的最终结果是班级学生人数绝对减少,学校班级数量增加,所需要的教师人数相对增多。

  为了保障化解工程的顺利推进,让老百姓的孩子真正享受到化解大班额的红利。衡阳县教育局副局长黄前告诉笔者,2014年以来,衡阳县通过公开招聘考试引进教师1064名(其中2018年引进214名),通过实施“特岗教师计划”补充教师780名(其中2018年补充160名),通过实施“公费定向师范生培养计划”,接收并分配公费师范毕业生63名(其中2018年分配43名),新引进的1907名教师有效充实了全县师资力量。

  城区学校扩容扩班,需要一定数量的教师。这是摆在决策者们桌上的大事和难事,也是人事管理中最为的问题。衡阳县开辟了一条乡里教师进城的阳光之道。肖高登介绍:县城红线范围内的学校因扩班分流需要增补的教师一律通过比选考试,公平、、公开的原则从全县在编教师中进行选调,其中2018年面向全县选调教师149名补充到县城城区学校,基本满足城区化解大班额扩班分流的需要。

  据了解,2017年8月8日,衡阳县委、县出台的《衡阳县乡镇教育管理体制机制(试行)方案》就已经明确:撤销原乡镇中心学校,构建党、政、督三位一体的学区制乡镇教育管理新模式,将乡镇教育管理机构的人员编制从原乡镇中心学校剥离出来……,方案不但对乡镇(园区)学区的性质、人员编制、岗位、运行运转经费、职责等有明确的界定,对进县城教师出台了“凡进必考”的。教师从农村调进城市,要通过考试,是该县的创新之举,既为需要进城照顾家庭的教师开辟了绿色通道,又为教育人事管理创造了绿色生态。

  衡阳县的化解学校大班额工作取得了可喜的成绩。笔者从县教育督导委办公室获悉,该县2017年接受“省教育两项督导评估”和“国家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考核,化解城镇学校大班额,推进城乡教育一体化等作法受到了国家和省两级评估团领导和专家的高度赞扬,该县因此被省教育督导委员会认定为“教育强县”,这比该县预定的目标时间提前了三年。

  “我县的大班额化解工作,是以最大的决心、最严的措施、最大的投入实施攻坚战役取得决定性的。”肖高登如是说。

  在谈到衡阳县如何巩固化解,防止大班额现象反弹时,肖高登表示,随着城镇化脚步的加快,化解大班额永远在上。对此,该县采取“三大措施”拟制反弹。一是继续实施化解大班额“一把手”工程,加大督查力度,严格执纪问责;二是继续加大投入力度,农村集镇学校扩容增位与城区学校兴扩建同步推进;三是继续加大师资队伍建设力度,在按需引进,确保数量的基础上,以综合提升队伍素养为目标,加大培训与交流力度。

  据悉,至2022年底,该县拟在县城规划新建英南小学、英南中学、英陂完小、新城小学、保安小学5所义务教育学校,规划改扩建蒸阳中学、蒸阳小学、中学、西渡完小、英陂中学、合济小学6所学校,规划投入资金约3.98亿元,预计增加学位10700个,其中小学学位增加7300个,初中学位增加3400个,基本能够满足县城学校消除大班额以及城镇规模扩张对学位增量的需求。

  分管学校建设和计财工作的县教育局党委副、副局长蒋自强说介绍,该县在着力扩张城区学校,满足县城发展需要的同时,全方位启动乡镇中心集镇的学校建设,防止大班额现象在农村学校反弹。2020年以前,规划在洪市镇引入民间资本创办一所高规格的九年义务制学校,命名为文昌实验学校,目前该项目已经完成选址、立项等工作,正在进行规划设计,2019年初将启动项目建设;规划将台源镇的台源中学进行改扩建,引入社会捐赠资金1000万元,县级财政拟配套投入2000万元,新增学位1000个,目前该项目已经完成、拆迁、规划、设计等前期准备工作,预计2020年初全面建成并投入使用;规划对集兵镇的集兵完小另行选址新建,目前前期相关准备工作正在有序推进,预计2020年以前可以建成并投入使用;规划对库桥镇的库完小进行改扩建,预计2019年底以前可建成并投入使用。对这些中心集镇学校的改扩建,不仅可以解决这些乡镇学校目前学位不足的问题,而且还可以促进在县城就读的乡镇学生回流,有效缓解县城学位压力。

  谈到防止大班额现象反弹的师资准备,肖高登胸有成竹:“2019年,我县教师补充工作已经谋划、部署与实施。一是继续开通绿色通道引进高层次教育人才落户我县,2019年计划引进100名,拟于12月8日、9日赴湖南师大参加毕业生供需见面会;二是拟面向社会公开招聘教师400名;三是拟引进特岗教师200名;四是拟招录公费定向师范生200名。”

  舍此之外,控制大班额还必须辅之以相应的监管措施。衡阳县教育局分管基础教育的副局长蒋和平表示,将进一步加大招生程序监管力度,严格实行“定班定额”的两条红线管理,即两个一年级招生人数控制,小学每班额45人,初中每班额50人。县域内义务教育阶段民办学校一并纳入消除大班额工作范畴,并与公办学校同标准、同要求,同安排、同部署,对县域内义务教育阶段民办学校合理设置招生规模和招生区域,严格实行划片招生、就近入学,严禁组织选拔性招生考试。通过规范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招生秩序,有效控制大班额的“增量”。

  后序大班额化解中,学校建设投入问题在衡阳县同样是一个瓶颈所在。对此,肖高登表示,在防范金融风险严禁举债建设的大下,要在短时间内集中启动这么多的学校项目建设,资金问题确实是个棘手的大问题。但我县拟通过多条途径筹措大班额化解项目所需资金,一是打捆使用国家教育专项资金,集中财力办大事;二是争取省里债券发行资金;三是加大县级财政投入,其中2019年、2020年每年拟投入资金不少于4000万元;四是稳妥引进民间资本进入教育领域;五是积极争取社会人士对教育的捐赠和支持。

  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衡阳县委、县领导的高度重视与正确领导下,有具有光荣重教传统的衡阳县人民的大力支持下,大班额现象将永远地退出衡阳县教育的历史舞台。